摘要:现今,直播浪潮退却,全民直播、草根成名的皇冠被低级趣味、违法辱德的污名所取代。资本出逃,小而美的直播平台不复存在,留下一群遍地开花的互联网巨头,凭借着“直播+”的形式,展开存量之战,逆风而行。


现今,直播浪潮退却,全民直播、草根成名的皇冠被低级趣味、违法辱德的污名所取代。资本出逃,小而美的直播平台不复存在,留下一群遍地开花的互联网巨头,凭借着“直播+”的形式,展开存量之战,逆风而行。
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-Xnews互聯網資訊平台
(本文授权转载自骨朵网络影视(guduowlj),作者谷雨。)

如果不是熊猫关闭服务器,网友的注意力还不会从其他娱乐产品上短暂回头,毕竟从心理上来说,那个全民直播的辉煌盛世,早已离开人们太久了。

2017年,直播行业融资事件共25起,2018年整个行业融资事件仅10起,对比2016年的30多起融资事件,疯狂追赶直播的热钱与大众热情都暂时停歇了。

三年时间,从燎原之势到二八效应显现,以往飞速奔入资本怀抱的直播平台们,如今也逐渐放缓步伐。这中间行业经历了大洗牌,融资并购、扩张上市,资金断裂、援借外力,最后开启多个矩阵带动平台的“直播+”自救计划。

与此同时,曾经横亘在直播平台中间的三座大山并没有被移平,商业模式对比其他产品依旧单一,网红经济逐步退潮的同时,政府的监管重拳也重重落下。

自直播元年起,与直播一同赛跑的短视频,尽管也有来自社会、政府职能部分的监察压力,但人才充沛、内容多元又细分、在碎片化时间陪伴人们满足情感、阅读需求的内容产品,市场资本依旧看好,它们一直没有掉队。

不过回望直播平台的三年竞局,不难发现:一直在烧钱的直播依旧是互联网上赚取利润率最高的产品之一。

即便现在一个熊猫直播倒下了,依旧无法绊倒BAT们的脚步。它们紧锣密鼓布局,势必要啃下这块骨头,最终成为头部的百分之二十,占据市场百分之八十的份额。

“熊猫”断开母星连接

“你还好吗?”

3月6日晚上22点左右,PO主 @熊猫直播 上线发了一张照片,背景是熊猫直播标志,前景是一把椅子,一台苹果显示器,一支随意乱放的圆珠笔,镜头内空无一人,并配文“我们来说说话吧。”

这条微博是熊猫直播自2019年以来,收到评论最多的一条,网友@芒芒百香z留言“你还好吗?”迅速被顶到了评论区第一的位置。

事实上,熊猫直播的境遇一点都不好。

王思聪曾在私下表示:2018年是熊猫历经磨难的一年。没能度过2018年的熊猫直播,它的2019戛然而止。

自2018年下半年,熊猫直播就陷入重大危机,被曝出资金短缺,员工无法正常发出工资的情况。虽然官方及时表态:我们有钱,没有钱可以继续融资!但很多人对熊猫直播已经表示不看好。此时的熊猫距离上一次融资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多左右。

就在熊猫发表声明的一个月之后,熊猫直播传出开始以30亿元的“卖身钱”找寻买家,并向斗鱼、虎牙及网易等寻求帮助。有消息称:熊猫直播已经负债7亿多。

被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,曾经一度位于游戏直播平台的前三,在游戏直播平台声名鹊起,但就在腾讯加入战局投资虎牙和斗鱼之后,熊猫直播与头部竞品差距一度拉大,直至被远远甩在身后。

2018年月12日,熊猫原主播PDD起诉熊猫直播,紧接着游戏主播蓝战非、仙某某等人出走,投入虎牙和斗鱼的怀抱。直至12月29日“熊猫台柱子”刘杀鸡离开效力三年之久的熊猫直播,并表示自己续约两月之余一份钱都拿不到,“断粮”之余,没法保证“手下门客及二台三台直播员众徒”生机。紧接着第二天虎牙官宣刘杀鸡加入大家庭。
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-Xnews互聯網資訊平台

这不是一次愉快的分手,2019年1月1日熊猫直播就通过官博指责刘杀鸡单方面解约,说他“诉诸谎言、恶意引导”,抹黑熊猫直播。事实上,去年传出30亿出售的一周之后,熊猫直播就发布了《熊猫直播对于违约主播的公告》,一直高度依赖主播的熊猫直播,彼时已经危机四伏。
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-Xnews互聯網資訊平台

3月8日,尘埃落定。熊猫直播发出一条颇有情怀的微博,熊猫直播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,工程师请逐渐与母星断开连接。曾经的游戏直播巨头,轰然倒地,资金链断裂、沉珂管理、主播出走等问题都是让熊猫直播退出游戏的前奏。

与此同时,一些数据或许能够作出回答。根据《2018-2019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》数据和预估:从2017年开始中国在线直播用户的规模增速就开始大幅下滑,预计2020年增速仅有4.59%,增速仅为2017年的1/6,也就是说行业已接近饱和。

另一份数据是:2017年中国游戏直播平台TOP1000主播分布情况中,斗鱼和虎牙占据了市场超七成的份额。

告别资本疯狂的2016,2017年被业内称之为是直播下半场,直播平台凸显的是强者愈强,弱者出局的趋势。不过,最终留下来的直播平台也并非十分安全,商业模式单一依旧是它们的一块挥之不去的“心病”。

“全民直播”时代的资本起航

2015到2016年,还没有人会被这些数据困扰,资本没有,平台经营者没有,主播和观众也没有,全民狂欢的热潮正劲,直播好似哪里都有机会。

谁都可以走向台前,享受草根成名同时,顺便还能把给钱挣了,何乐而不为呢?市场上“共享理念”正流行,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屏幕前的观众,获得关注和打赏,只需要PC端和手机端上装置一个适合的舞台就行。

资本反应很快,仅2015、2016年间,就发生几十起融资事件,金额庞大。花椒、映客、美拍、2016年网络直播平台突破300家,直播APP日活跃人数达2400万;在线直播用户达3.12亿,市场规模超过百亿,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。

从9158、YY的秀场直播,到虎牙、斗鱼为代表的游戏直播、再到映客、花椒等平台,全民泛娱乐直播平台拉开帷幕,资本随之起航。

2015年10月,光圈直播获得合一集团和紫辉创投天使融资,映客直播获得昆仑万维8000万 A+轮融资,之后龙珠、易直播、斗鱼等等直播平台相继获得资本关注。两年时间,新平台不断冒头,BAT三家也迅速就位。

百度开发的百度百秀是以PC端为主的秀场直播,爱奇艺推出奇秀直播。腾讯分别推出主打泛娱乐和星粉互动的腾讯直播,主打体育赛事的企鹅直播,互动娱乐的花样直播,以及素人直播平台NOW直播。优酷视频内置直播模块,同时也推出旗下以秀场、综艺为主的来疯直播平台。

成立于2015年的映客是全民直播变现的代表之一。

当时映客提出的口号是“你丑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,只要注册一个ID就可以在手机端进行直播,并获得分账收益,人人都可以直播,人人都有了快速出名的权利。

在去中心化的内容分发机制下,个体的影响力被放到最大,“网红效应”显著,这也成为全民直播的助推器,个体影响力为变现创造了最好渠道,一大波主播出现了。

他们以平台为表演场,在工会或者网络推手的包装下,分享自己的日常,吸引观众打赏、关注,并以情感维系,让他们成为粘性粉丝。最后依靠这些打赏获得平台分成,实现高低不等的收入。

网红主播是平台的摇钱树,小智、miss,张大奕等人是当时兴起的直播主播,在各自领域里人气居高不下。

这些大小主播吸引富有好奇心的游客,以表演、解说等多样内容形式,满足游客的被需要和被关注心理,将游客变为粉丝。这些粉丝继而以金钱兑换礼物对主播进行打赏。

其中,土豪用户一年打赏可以超高千万,而打赏金额过万的也不在少数,平台也依靠此抽取利润。

2015年10月,熊猫直播在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的光环下高调入局,做得第一件事情就是高薪挖走大主播,前后将LOL(英雄联盟)的全明星主播收之麾下,并挖走斗鱼的“一哥一姐”。

资本助推、市场火热,直播平台正处于如火如荼的“千播大战”中,谁都不甘示弱,疯狂烧钱,以求在竞局中占领高地。

“消亡”已来的存量竞争

危机就在这时产生。

色情、同质化是直播的内容隐患,依赖打赏变现是直播的商业模式隐患。无论游戏直播还是泛娱乐直播,都面临着这类问题。当时,“直播发于秀场、兴于网红、盛于明星、衰于广告、毁于色情”是网上的著名言论。

据《2017中国网络表演(直播)行业报告》显示:仅2017年在,直播行业遭遇了一轮大洗牌,近百家直播业务公司倒闭或转型,相较2016年减少百家,如果放到更早的2011年,则减少了400家。

资本开始放缓脚步,融资事件减少。

2017年光圈直播创始人兼CEO张轶留下“创业维艰,一言难尽”,于2015年就完成融资的光圈直播已经倒闭。此外,还有映客直播以50%以上股份70亿估值“卖身”宣亚国际,直播行业逐渐降温。

一些问题被显露出来,首当其冲就是内容低俗问题。

2017年5月麻椒直播爆出女主播“黄鳝门”事件,引发社会舆论,监管层随之对直播内容环境的清理拉开大幕。当时关停了10家网络表演平台,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,关闭直播间30235间,整改直播间3382间,处理表演者31371人次,解约表演者547人。

6月对直播平台整治中,虎牙直播、YY直播、映客等都受到关注。

到2018年,大大小小因为主播、内容底线问题依旧存在。虎牙主播莉哥因在直播中“篡改国歌”被封号;斗鱼一姐陈一发因“不正当言论”被封杀,MC天佑被“封杀”,喊麦文化遭到禁止,依靠主播带动的直播平台一直有着监管风险。

此时,与直播一同赛跑的短视频平台尽管也受到监管压力,但由于短平快的内容模式,和更健康的商业模式,以及或人格化或联系性的内容,填补用户碎片化时间,短视频逐步分走了大众的注意力了。

直播平台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浪潮褪去,方知谁在裸泳。

直播红利殆尽之前,头部平台已经站稳脚跟,以直播+,或者直播外的业务内容填补收入。

陌陌先后推出4款具有社交属性的新产品,并于去年2月收购了探探。腾讯在投资了斗鱼和虎牙之后,也依靠小程序开发具有“电商”属性的直播产品。虎牙CEO董荣杰在宣布2018年月活用户突破1亿的同时,将在2019年筹建电竞公司。
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-Xnews互聯網資訊平台

此前一直“闷声发大财”的淘宝直播,则凭借“直播+电商”的模式,将大众对主播的注意力过渡到商品上。

据了解,2018年共有81名主播年引导销售额过亿元,淘宝内容生态资深总监闻仲还曾表示,未来三年,淘宝直播将带动5000亿规模的成交。

经历“千播大战”到现在熊猫关闭服务器,在注意力经济下,无论短视频还是直播,内容的长远发展依靠的是商业模式的保障。当网红效益降低,更多的娱乐产品瓜分受众的注意力,直播平台未来面对的挑战,只会更加艰难。

“全民直播”仿佛像是一道经过验算的伪命题,而主打差异化和类型化竞争的直播平台,找准自己的优势,开始谨慎前行。当未来5G时代来临,是否还能在走上一个强势期,也未可知。

 

作者:谷雨,微信公众号:骨朵网络影视(guduowlj),骨朵网络影视是垂直于网络影视行业,覆盖最新最全行业报道和专业数据系统分析的新媒体平台。

来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kPYK6JQhlGHDaeuwepaYhA

题图来自Unsplash, 基于CC0协议